当前位置:主页 > 韩国旅行保险 >

共同推进世界经济企稳复苏

发布日期:2022-07-10 23:18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21日,习指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生效,中老铁路建成通车,有效提升了地区硬联通、软联通水平。

  4月2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以视频方式发表了主旨演讲。习指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生效,中老铁路建成通车,有效提升了地区硬联通、软联通水平。要以此为契机,推动亚洲形成更加开放的大市场,促进亚洲共赢合作迈出新步伐。

  2022年1月1日起,《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标志着全球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正式落地,获得了国内外各界的广泛关注。英国《卫报》将此列为2022年发生的第一个重要的国际事件。

  自生效百余天以来,RCEP效应初显。在世界尚未走出新冠肺炎疫情阴霾、地缘政治充满变动的国际局势下,这一协定的如期生效被认为是亚洲国家及整个亚太地区谋求新生的重要尝试。

  《欧洲时报》评论道,疫情危机暴露出曾经引领世界的美欧已风光不再,“迷失”的美国与“危机四伏”的欧洲显然已难当全球经济复苏引擎之重任,而RCEP让世界增添了对亚洲的期待与信心。在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的今天,RCEP的生效具有极其重要的典范意义。

  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班恩·纳嘎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RCEP最初由东盟提出,旨在促进东亚、东北亚、东南亚,以及南亚、大洋洲等地区的经济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将使世界更多经济体从中受益。RCEP将带来更多的商业伙伴和合资企业,更多的商品、服务和人员的频繁往来。其中,国际贸易将成为首先受益的领域,然后是投资领域、互联互通领域。全球研究咨询机构埃信华迈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补充道,RCEP的内容包括降低货物贸易关税、为服务贸易制定更高质量的规则、为来自RCEP国家的服务行业供应商提供市场准入等,而这些都正是RCEP成员国当前发展经济亟需的措施。

  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执行主任黛博拉·埃尔姆斯谈道,“在亚洲,每天有很多贸易在进行,很多原材料、零件和器件来回运输。它们通常在亚洲完成组装,随后会被运往美国或欧洲,许多产品尤其是高端产品很难在亚洲最终进入流通环节。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亚洲内部的贸易,尤其是制成品的贸易成本太昂贵——关税壁垒、非关税挑战等因素叠加,使得地区内的货物流通变得困难。RCEP大幅增加了企业在亚洲创建供应链的可能性”。

  RCEP生效实施后,大幅关税减让、多种政策优惠等显著降低了地区交易成本,为成员国市场及百姓消费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利好。RCEP生效当日,中国与东盟、澳大利亚、新西兰之间的立即零关税比例超过65%。未来,RCEP成员国之间将最终实现90%以上的货物贸易零关税。

  日本共同社报道,RCEP是日本首次与中国、韩国达成自贸协定,预计该协定将推动日本GDP增长2.7%,并创造50多万个就业机会。《泰国中华日报》称,RCEP将为泰国2.9万种出口商品带来零关税利好。对于泰国广大出口商而言,RCEP成员国市场是最值得深挖的黄金市场,其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和潜力。

  RCEP带来的贸易成本降低并非局限于降低关税壁垒。比斯瓦斯提出,RCEP也对成员国之间的海关程序、检验检疫、技术标准、费用手续等非关税壁垒做出了明确要求。协定全文包括原产地规则、卫生和植物卫生措施、贸易救济、自然人移动、知识产权、电子商务、政府采购等主题。协定的生效将使那些已经完成协定核准法律程序的国家开始享受协定带来的好处。

  埃尔姆斯认为,RCEP条款覆盖“知识产权”这一点尤为值得称赞。“在其他亚太贸易协议中并未涉及太多知识产权条款承诺,但RCEP最终能够在内容中嵌入知识产权章节,这远超人们想象。因为知识产权所涉内容十分复杂——各分支领域环环相扣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知识系统。”

  RCEP成员中,东盟是重要主体。标普全球评级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肖恩·罗谢曾言,RCEP的最大赢家可能是数量众多的东南亚国家。

  据统计,今年1—2月,东盟以约30亿元人民币的差距落后欧盟,暂居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随着RCEP的深入实施,制度利好为中国—东盟经贸往来增添了全新动力。一季度进出口数据显示,东盟重回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位置。

  《欧洲时报》称,在因新冠肺炎疫情深陷经济危机之际,东盟各国对RCEP在未来促进经济增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寄予厚望。疫情让东盟国家意识到贸易的重要性,各国政府从未像现在这样期盼经济增长。

  比斯瓦斯认为,近年来,受“美国优先”外交理念和单边主义影响,全球贸易受到了冲击。而疫情下的各国旅行禁令使得东盟许多经济体在2020年陷入严重衰退。美国和欧盟等关键市场的限制政策也导致许多东盟国家在过去两年出口急剧下降,包括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柬埔寨和新加坡等国。2020—2021年间,东盟国家政府在与疫情有关的经济刺激与财政措施方面产生高额支出,东盟各国政府债务大幅增加。2022年,不少东盟国家工业生产及消费者支出逐渐恢复,经济活动出现反弹势头。然而,不同国家在应对疫情的速度和效果方面仍有差异性,大多数东盟国家将面临财政整顿的中期挑战。

  纳嘎拉对记者表示,在许多东盟国家,国际贸易主要依赖于传统的商业活动,但这些活动往往由于疫情蔓延而受到压制,RCEP有助于促进传统商业活动从而减弱因疫情造成的经济低增长的负面影响。

  “困境之下,RCEP无疑将为东盟地区的出口贸易前景带来新的曙光。长期来看,尽管疫病流行造成经济衰退,但在RCEP的刺激下,预计东盟地区仍将是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比斯瓦斯评价道。

  当今,面对不确定性加剧的国际局势,亚太国家比以往更渴望拥有一个稳定的自由贸易体系,而RCEP的生效也必将提振疫后地区和全球贸易信心。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日前发布研究报告称,RCEP将以其经济规模和贸易活力缔造“全球新的贸易重心”。报告认为,RCEP成员国GDP总量占全球的30.5%,远超北美自贸协定(28%)、欧盟(17.9%)、非洲大陆自贸区(2.9%)和南方共同市场(2.4%)。

  比斯瓦斯认为,RCEP是继《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和《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协议生效后,亚太地区各国政府在实现区域贸易流动自由化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标志着整个亚太贸易政策格局发生重大变化。

  全球研究咨询机构埃信华迈经济学家托马斯·布罗兹基(Tomasz Brodzicki)发文称,RCEP能够完善世贸组织框架下的协议体系,扩大覆盖的领域。与以往的中国—东盟自贸协定体系相比,RCEP无疑是对区域一体化进程的重大改善和深化,它能够加强各成员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同时构建更强大、更深层次的区域价值链,提升亚太整体生产力及长期竞争力。RCEP带来的经济益处将使得亚太区域内贸易的增长速度快于世界其他地区。

  布罗兹基分析,区域贸易协定既会产生多种静态效应(包括贸易创造、贸易转移、贸易偏转、贸易扩张、贸易收缩),也会产生明显的长期动态效应。RCEP同样如此,它可以加强协定覆盖地区作为全球经济活动主要焦点的地位,成为助力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因素。

  “从更宽泛的视域而言,未来几十年,全球贸易体系很可能发展成为以欧洲、全美洲和亚洲为基本单位的几个大型或超大型区域贸易协定组成的庞大系统,而RCEP的诞生可被视为这一进程中的重要一步,其生效可能会加速所谓的全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的出现,并对已经因英国脱欧而削弱的欧盟造成额外压力。”布罗兹基提出,预测数据表明,RCEP成员国在促进全球贸易方面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除了RCEP成员国内部之间保持密切的贸易往来,它们也向世界其他地区出口了大量货物,因而能够增加全球出口总量。值得强调的是,RCEP在全球运输网络,尤其是在海上运输中将发挥愈加显著的影响力。

  有学者认为,RCEP的诞生是世界经济重心转向亚太的自然结果。对此,纳嘎拉谈到,世界经济重心的东移是重大的历史发展趋势。对此,人们需要时间与耐心。这个历史过程不仅涉及RCEP,还将涉及更多的经济协定、公约及落实措施。也许很长时间之内,美国和欧洲仍在世界上占据重要的经济地位,但亚太无疑也将崛起成为世界三大经济中心之一。只要不存在贸易战等严重摩擦,这三方中任何一方经济实力的增长,都将有助于另外两方在经济互补关系中实现经济发展。

  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院长、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红亮对记者表示,全球经济东移是一个早于RCEP诞生的演变过程,这一过程是漫长和曲折的。一方面,RCEP覆盖范围内正在逐步形成地区统一大市场,这将十分有利于全球经济持续东移;但另一方面,RCEP仅是亚太地区众多经贸投资安排之一,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文莱等众多国家同时也是CPTPP成员国,西方发达国家依旧有能力在经济层面对RCEP部分成员国施加压力,而RCEP部分成员国虽在人才、科技和新经济等领域有所进步,但相比之下也处于弱势,欧美发达国家可能会借此对RCEP部分成员国产生巨大的牵制力。

  谈及RCEP与CPTPP二者的异同,比斯瓦斯认为,虽然RCEP涵盖议题范围不如CPTPP全面,但RCEP的成员国数量更多,特别是中国的加入,使RCEP成员国的GDP总量大大高于CPTPP。

  葛红亮补充说,CPTPP缘起于TPP,在启动时间上与RCEP相差无几,但却代表着对经济贸易安排的不同理念和方向。CPTPP执着于高标准,RCEP则主张在高标准和现有国际经济贸易安排通行标准间寻求平衡,因而它们在关税下降、原产地规则等多方面均存在差异,RCEP更符合当前亚太地区的发展环境与水平。事实上,二者对比的背后折射的是地区和全球经济贸易规则书写权和制定权的问题。

  纳嘎拉对记者表示,RCEP是一个纯粹以促进成员间贸易和其他商业关系为目标的经济协定,不包含政治目的性,而美国的“印太战略”更多是一项政治战略,即使在未来囊括进更多的经济因素,也无法改变它的本质。“印太战略”声称为亚太地区提供多种多样的经济可能性,并通过更大范围的国际合作来探索和发展更多的商业机会。然而,它的重点却放在政治而非发展经济上。尽管经常被提及,但到目前为止,该战略仍然缺乏实质性内容。

  布罗兹基认为,必须注意到,RCEP成员国具有多样性和异质性,各国发展水平不同、企业成熟度不同、国家规模各异,在经济需求方面也存在显著差异,这将对RCEP的运行构成挑战,协定后续的进展与实施取决于所有成员国的成本和收益的平衡情况。这一特大自由贸易区能否满足各成员国潜在利益,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成员国如何应对挑战,尤其是差异化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带来的挑战。也正是基于这点考虑,RCEP对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及一些最不发达国家赋予了额外的灵活性,为其提供特殊规定和特殊待遇,以确保不同发展水平国家实现互惠互利。

  纳嘎拉总结道,包括亚太地区在内,世界上所有希望实现区域一体化的地区都面临着限制和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区域一体化没有希望,只是意味着应该为一体化做出更多努力。今天的亚太在经济领域已经比以往更加一体化,而且这种一体化仍然在继续扩展深化,RCEP则是助力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