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韩国特价酒店 >

导演聚在一起PK拍电影什么最值得看

发布日期:2022-07-19 09:26   来源:未知   阅读:

  导演竞技真人秀,应当提供以电影为圆心扩散开来的“外圈”和“内圈”两大视角。

  《导演请指教》让16位导演聚在一起PK创作,前期筹备和选角工作、拍摄过程的种种细节、成片放映后观众与影评人的反馈、导演和制片人的互动……当真人秀呈现出整个电影生产流程时,我们发现,原来拍戏本身就是一场“大戏”。

  看导演竞技真人秀,我们不只是为了看一个包装精美的成品,而是希望全面了解“导演”这一身份紧密关联的人与环节,哪怕其中不乏仓促和慌乱的粗糙“颗粒”。甚至可以说,暴露问题、争端,真实显露困境,给予观众思考的空间,才是这一类节目更深层次的价值和意义。

  导演竞技真人秀,应当提供以电影为圆心扩散开来的“外圈”和“内圈”两大视角。站在“外圈”的观众视角,可以审视电影与市场的关系。

  电影舆论场时不时产生的“小众文艺VS大众流行”的议题,在《导演请指教》中以一种颇有“微缩剧场感”的戏剧化场面展示出来——乍一看不太明白的片子、不能get到的“独特”导演,观众要继续给机会吗?

  节目中,“跨界型选手”梁龙执导的《疯狂的外星人》,大众观影组现场投票低于120票,他的片子没播完就被迫暂停。现场按下“离席键”的观众耿直表示,从头到尾看不清楚导演要表达什么。然而,“专业鉴影组”则替梁龙鸣不平,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因为“开局不利”,成为现场唯一大多数人“看不下去”的那个,在最新一期节目里,梁龙说,他现在拍片子难免着急别人看不懂。

  之后节目组给线上观众放出了《疯狂的外星人》完整版,多条弹幕给出了好评,特别指出当初现场观众恰恰在柳暗花明的前一刻按下“离席键”,很可惜。

  这个场景折射的“现实感”很强,让人想到每次新电影登陆院线,争议较大的作品,有人是认真看完后给出评价,有人看了一半决定离席,也有人未曾看片就被“劝退”。一些小众的、被冠以“看不懂”的片子,也随之失去追求票房的机会。

  正如郝蕾说的,电影是导演的艺术,当我们看到一部电影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导演在那段时间的内心世界,但是“我们为什么要看到所有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一部电影的票房号召力,固然是市场选择趋势的即时反映。不过,“好看”的评价不该完全与“易看”挂钩,对电影专业性的综合考量亦该成为大众谈论电影的尺度之一。

  回归到“内圈”的导演视角,国内电影创作群体的现状,也可通过导演竞技真人秀窥见一二。

  如今国产电影圈,能轻松叫出姓名的大导演们,无一不是靠多年积累的作品建立起个人招牌。毋庸置疑,观众需要在一部部公开上映的作品中认识、评价导演的风格和底蕴。

  对于“非头部”阵营的导演,观众的认知也许来自简短的豆瓣页面介绍,往昔的创作刻度和评分一览无余,作品寥寥或评分平庸者,“下一部电影”就成了未知数。

  节目中,梁龙、吴镇宇、韩雪等人尝试“跨界”做导演,曾赠、德格娜、王一淳等人名字陌生而片子品质不低,观众内心会自动产生两个声音:“原来这些人也努力当导演。”“原来这些陌生导演的作品也能打。”

  本以为要看武林各大门派的掌门人过招,“邓布利多单挑奇异博士”,结果恰恰是在忽略“名声”指标的前提下,反而更会关注片子的原始质感,以及年轻导演跌跌撞撞摸索成长的路径。

  与此同时,当下综艺节目更重视对女导演群体的呈现。青年导演曾赠改编《大话西游》IP的短片《爱情》,德格娜改编自《黑骏马》的短片《回到伯勒根河》,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女导演被尊重和看见是好事,而良性的发展趋势则使她们不再被“归类”。

  导演陈冲曾提醒,很多人对女性有误解,觉得女性导演都是导文艺片、爱情片。“我们被归类了以后,可能会有机会上的一种限制。但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我相信若有特别想讲的故事,你就会把它讲出来的”。

  而观众期待的是,所有曾被忽视、误解的导演及其“压箱底”的故事和本事,能被电影圈投资者,被市场大众真正接纳,而不只是在综艺节目里惊艳过一刻。

  导演竞技真人秀的火爆,是日益成熟、标准的影视工业化趋势的侧影。当观众更深入了解“导演”身份所背负的职责之后,就会发现,导演不是一个纯粹燃烧个人才华的工种,而要肩负起统筹所有工种:编剧、表演、摄制、灯光、后期……唯有保证生产链条各个环节的专业度,激发所有人的热情和能力,才能生产出优质作品。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导演竞技真人秀,应当提供以电影为圆心扩散开来的“外圈”和“内圈”两大视角。

  《导演请指教》让16位导演聚在一起PK创作,前期筹备和选角工作、拍摄过程的种种细节、成片放映后观众与影评人的反馈、导演和制片人的互动……当真人秀呈现出整个电影生产流程时,我们发现,原来拍戏本身就是一场“大戏”。

  看导演竞技真人秀,我们不只是为了看一个包装精美的成品,而是希望全面了解“导演”这一身份紧密关联的人与环节,哪怕其中不乏仓促和慌乱的粗糙“颗粒”。甚至可以说,暴露问题、争端,真实显露困境,给予观众思考的空间,才是这一类节目更深层次的价值和意义。

  导演竞技真人秀,应当提供以电影为圆心扩散开来的“外圈”和“内圈”两大视角。站在“外圈”的观众视角,可以审视电影与市场的关系。

  电影舆论场时不时产生的“小众文艺VS大众流行”的议题,在《导演请指教》中以一种颇有“微缩剧场感”的戏剧化场面展示出来——乍一看不太明白的片子、不能get到的“独特”导演,观众要继续给机会吗?

  节目中,“跨界型选手”梁龙执导的《疯狂的外星人》,大众观影组现场投票低于120票,他的片子没播完就被迫暂停。现场按下“离席键”的观众耿直表示,从头到尾看不清楚导演要表达什么。然而,“专业鉴影组”则替梁龙鸣不平,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因为“开局不利”,成为现场唯一大多数人“看不下去”的那个,在最新一期节目里,梁龙说,他现在拍片子难免着急别人看不懂。

  之后节目组给线上观众放出了《疯狂的外星人》完整版,多条弹幕给出了好评,特别指出当初现场观众恰恰在柳暗花明的前一刻按下“离席键”,很可惜。

  这个场景折射的“现实感”很强,让人想到每次新电影登陆院线,争议较大的作品,有人是认真看完后给出评价,有人看了一半决定离席,也有人未曾看片就被“劝退”。一些小众的、被冠以“看不懂”的片子,也随之失去追求票房的机会。

  正如郝蕾说的,电影是导演的艺术,当我们看到一部电影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导演在那段时间的内心世界,但是“我们为什么要看到所有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一部电影的票房号召力,固然是市场选择趋势的即时反映。不过,“好看”的评价不该完全与“易看”挂钩,对电影专业性的综合考量亦该成为大众谈论电影的尺度之一。

  回归到“内圈”的导演视角,国内电影创作群体的现状,也可通过导演竞技真人秀窥见一二。

  如今国产电影圈,能轻松叫出姓名的大导演们,无一不是靠多年积累的作品建立起个人招牌。毋庸置疑,观众需要在一部部公开上映的作品中认识、评价导演的风格和底蕴。

  对于“非头部”阵营的导演,观众的认知也许来自简短的豆瓣页面介绍,往昔的创作刻度和评分一览无余,作品寥寥或评分平庸者,“下一部电影”就成了未知数。

  节目中,梁龙、吴镇宇、韩雪等人尝试“跨界”做导演,曾赠、德格娜、王一淳等人名字陌生而片子品质不低,观众内心会自动产生两个声音:“原来这些人也努力当导演。”“原来这些陌生导演的作品也能打。”

  本以为要看武林各大门派的掌门人过招,“邓布利多单挑奇异博士”,结果恰恰是在忽略“名声”指标的前提下,反而更会关注片子的原始质感,以及年轻导演跌跌撞撞摸索成长的路径。

  与此同时,当下综艺节目更重视对女导演群体的呈现。青年导演曾赠改编《大话西游》IP的短片《爱情》,德格娜改编自《黑骏马》的短片《回到伯勒根河》,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女导演被尊重和看见是好事,而良性的发展趋势则使她们不再被“归类”。

  导演陈冲曾提醒,很多人对女性有误解,觉得女性导演都是导文艺片、爱情片。“我们被归类了以后,可能会有机会上的一种限制。但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我相信若有特别想讲的故事,你就会把它讲出来的”。

  而观众期待的是,所有曾被忽视、误解的导演及其“压箱底”的故事和本事,能被电影圈投资者,被市场大众真正接纳,而不只是在综艺节目里惊艳过一刻。

  导演竞技真人秀的火爆,是日益成熟、标准的影视工业化趋势的侧影。当观众更深入了解“导演”身份所背负的职责之后,就会发现,导演不是一个纯粹燃烧个人才华的工种,而要肩负起统筹所有工种:编剧、表演、摄制、灯光、后期……唯有保证生产链条各个环节的专业度,激发所有人的热情和能力,才能生产出优质作品。